{page.title}

拜登总统难得地说出了一个本相

发表时间:2021-08-21

  李庆四

  8月17日,美国总统拜登终于就阿富汗局势发表了捷足先登的讲话。他绝不含混地为自己从阿富汗撤军的决议进行了辩解,强调美国的使命只是反恐,从来都不应当是国家建设。

  拜登总统的话,难得地说出了一个本相:美国逝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插手,素来不是为了建设那个处所而去的。“这个世界最强盛的国度最善于损坏,却对重建毫无兴致,这形成了当今世界的一项基本恶运。”事实上,当今世界很多地方产生的骚乱,都不是“地方特产”,而是“美国制作”。

  明明是世界乱源,却又迷之自负,美式价值的虚伪和扭曲,既有历史本源,又有事实表示,可从三个层面审阅剖析。

  其一是历史观的虚伪。禀赋使命意识,是美国外交哲学的主要组成局部。它的基础含意是美国受上帝委托,对人类社会的发展和人类自身的运气负有一种特别的责任和使命。为此,美国自视为天下唯一的道义之邦,用自身的长短尺度来权衡其余国家的价值体制和行动模式,以为有任务和义务将美国的价值观点和意识形态推广到世界各地。特殊是冷战结束后,作为寰球独一的超级大国,美国学界、政界跟外接壤逐步呈现某种将二战成功功绩都揽到本人头上的趋势。这种极其自我的历史观,既培养了美国今天的傲慢,也让美国四周树敌,给国际局面增添了不稳固因素。

  其二是霸权观的虚伪。美国唯恐天下不乱,到处煽风点火,是一种典范的“霸权焦急症”。近年因由于自身经济实力绝对降落,调动各种资源服务其政治外交目的的才能受到限度。无奈之余,美国不得不开端由昔日的“踊跃霸权”转变为“消极霸权”,即由对自己引导世界的能力充斥信念,改变为对保持自己的领导地位力不从心;由偏向于通过树立和维持世界秩序与和平晋升国际位置,转变为倾向于通过捣乱和破坏世界秩序与和平保住现有地位;由不担忧其他国家和地域遇上和超过自己,转变为对一些国家和地区良好发展态势深感恐慌。美国人满世界挑动是非、制造混乱,实则是为了挑起零和博弈,坐收渔翁之利。

  其三是价值观的虚假。在暗斗中,美国把为人讨厌尤其是被常识界所剧烈批评的资本主义民主置换为“自在民主”,由于自由、民主这两个词很能俘获人心。冷战停止后,美国更凭借本身壮大实力,满世界进行意识状态推广。一些缺少成熟社会迷信系统的国家的精英阶层被这套说辞“洗脑”,自认为有了“自由民主”这种宝贝,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但事实阐明,这偏偏是美国人的文明骗局。所谓的“普世价值”背地,是代表着强大好处团体的“军事产业复合体”,通过文化上的“不硝烟的战斗”,制造地缘政治上的凌乱局势,美国就有机遇夸耀武力,向海外差遣部队、搞军事扩大。

  犹记阿富汗和伊拉克战役结束后,2004年美国高调推出了改革全部伊斯兰世界的“大中东打算”,包含政治、经济、社会等方面内容。然而近20年从前,拜登总同一句话就甩脱了美国许诺的责任,这是典型的“始乱终弃”。但凡美国插手的地方,就有动荡和灾害,这不能不说是世界的悲痛。

  (作者系中国国民大学国家发展与策略研究院研讨员) 【编纂:吉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