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title}

中国焦点背靠背:他在台湾曾被判去世刑,却仍

发表时间:2021-09-02

  台湾劳动党主意通过国家统一,推动完善台湾社会制度,促进台湾社会公平正义,同时强调当前台湾人民左翼运动要服务于推动国家统一的全局。进而言之,通过推动实现祖国完全统一,让外部势力不能再利用台湾问题,干涉阻挡中国发展,从而实现包括台湾人民在内的中华民族巨大振兴。这个过程中,社会主义是台湾劳动党始终不变的追求,但同时动摇支持在台湾实行“一国两制”,我们视其为台湾劳工解放运动的必经阶段,并会在这一阶段积极推动台湾社会朝着更加公正正义的方向发展。这两者是一种辩证的关系。

  (中国焦点面对面)他在台湾曾被判死刑,却仍高举统一大旗

  此外,我们坚持社会运动与政治运动相结合,投入地方选举也是台湾劳动党近十多年来的一项工作,欲望通过参与取得台湾地域民心代表席次,为民喉舌,一直扩大影响,争取服务民众的有利条件。目前台湾劳动党在新竹县有二席县议员,算是在不利环境下的艰难实际结果。

  中新社记者 陈小愿

  吴荣元:台湾劳动党认为,从历史的视线来看,在实现祖国统一的宏大过程中,不能不台湾劳工阶层的角色和投入。特别要看到随着岛内社会抵牾的发展,“台独”势力也开始踊跃争取台湾劳工大众,并且因其把持的资源优势跟文宣工具,极具欺骗性和煽动性,因此台湾社会更需要像劳动党这样的声音,来为台湾劳动人民的切实想法和亲自福祉奔走。

  吴荣元:谈到这一段历史悲剧,我的心情是很沉重的。台湾“50年代”白色胆怯时期就义者的大局部是台湾本土的爱国进步人士。

  中新社记者:在台湾人民的爱国统一运动中,有哪些让您印象特殊深刻的代表性人物?

  中新社记者:请问台湾劳动党都有哪些来源,或者说重要是由哪些人动员成破的?

  中新社记者:最后一个问题,您认为台湾劳动党在台湾爱国统一运动中会起到怎么的作用?您对台湾劳动党今后发展有何期许?

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台湾劳动党主席吴荣元。 中新社记者 田雨昊 摄 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台湾劳动党主席吴荣元。 中新社记者 田雨昊 摄

  林书扬时常向大家强调要坚持理论与实践相联合的实践观点,他几乎尽其所能亲身投入我们所从事的各个运动现场。林老当年曾经说过,从事实的历史格局来看台湾问题,有“四个一”的提法:即“一个祖国、一个全局、一个路线、一个使命”。他说,这是历史与时代所客观决定的。具体来讲,一个祖国,就是“海峡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局部”;“一个全局”,就是台湾只能是两岸关系全局的部门,部分要服从大局;“一条路线”就是说按中国的国情与世情,中国只能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一个使命”就是我们在岛内的同道们必须推动国家的完整统一,通过国家统一以完玉成部中华民族的解放运动。这是继承自19世纪以来,反帝反封建反殖民的中华民族解放运动的历史。林书扬逝世当天,大陆和台湾媒体的报道都确定了他的修养及坚持斗争的高贵品格。

  最近,台湾深陷疫情之苦,老百姓急需疫苗等物资,鬣鬃飞腾2017年3月起源:深圳卫视其,但民进党当局拒绝大陆支援,仍然连续腐旧的冷战时期“反共”“妖魔化大陆”立场,如此也使“台独”势力内含的“反人民”“反民族”性格袒露在世人眼前。但本党还是渴望民进党当局清楚地表示回到“九二共鸣”的立场和立场,毕竟海峡两岸都是血脉相连、福气与共的同胞、中国人,同属一个中国,应该独特为民众谋福祉,为社会谋和平发展,不要再设置两岸交换的妨碍。特别是,抗击新冠疫情属于人与自然的斗争,波及紧急的大范畴性命救助,更是人类文明价值的体现。而台湾地区的防疫抗疫过程,让岛内不少知识分子再次见识了民进党长期用“民主面具”伪装的“进步”。

  中新社记者:据说吴主席你上世纪70年代曾被捕入狱,甚至被判处死刑。请问当时的情况是怎么样的?是什么支撑您在出狱后仍坚持信念并为之奋斗?

  台湾“50年代”白色恐惧时期的政治犯前辈们出狱后,在台湾戒严体制下,他们通过“庆生会”方式进行全岛范围的联系。解严后随即于1987年10月在各县市成立“台湾地区政治受难人互助会”分会,隔年3月又推动成立“台湾地区政治受难人互助会”总会,推荐全台湾坐牢时光最长的老政治犯林书扬任总会会长,创会时即有会员逾千人,他们彼此互称“老同学”,辛苦接续起台湾人民左翼反帝爱国运动传统。

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台湾劳动党主席吴荣元。 中新社记者 田雨昊 摄 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台湾劳动党主席吴荣元。 中新社记者 田雨昊 摄

  中新社记者:2009年,台湾民间数十个认同“九二共识”的民间团体合组“两岸和平发展论坛”,以社会运动情势致力于两岸和平发展,您是招集人之一。2008年至2016年间两岸关系迎来大交流大配合时期,但民进党上台后,两岸关系又开始恶化。请问台湾劳动党怎么看待目前的两岸关系?

  中新社记者:最近台湾新冠疫情也牵动大陆同胞的心。咱们看到台湾劳动党在台湾疫情暴发的第一时间发表声名,恳求台当局尽快接收大陆声援,保障台湾民众生命健康,引起两岸民众与媒体关注。这份申明站在台湾劳动者的角度发声,很重要也很及时。可否请您介绍一下台湾劳动党的理念?

  中新社记者:咱们理解到,台湾劳动党每年秋天都与众多统派团体在台北市的“马场町纪念公园”悼念在台湾白色恐怖时代捐躯的遇难者,“马场町”是当年的刑场,刚才您还提到“50年代”后长期在狱中坚持斗争的良多“老同学”。请谈谈你对这些人的看法。

  吴荣元:台湾劳动党作为代表岛内劳工阶级辛苦大众好处的政党,鉴戒党开端就全力投入岛内工人运动、反对帝国主义宰制与干预运动、反“独”促统运动等相关议题,先后参与发动岛内“工人立法举措委员会”“反对劳动基准法改恶”“反对劳保年金不当改革”等劳工维权活动,以及介入推动“我是中国人大游行”“反军购大游行”“保卫钓鱼岛大游行”“反对入联公投万人聚首”、反对美国发动的侵犯战斗等运动,去年台湾“秋斗”反对美国“莱猪”进口大游行等系列活动,亦是踊跃参加。台湾劳动党对工会运动的投入获得了岛内工运界断定,2000年岛内成立的“产业总工会”,号称解严之后盾湾工会运动的首次总集结,在成立大会上颁发“工运奉献奖”给工运干部和常识分子,台湾工运界推举了5人,其中台湾劳动党系成员占了3人。目前台湾劳动党坚持与岛内各工会劳工集团,独特推动每年五一劳动节活动;在新竹、台中、高雄,北中南等地也各有劳工服务的经常性服务站。

  吴荣元:“台独”破裂势力或民进党的出现有其历史根源。民进党是台湾本土资产阶级的代表。跟着他们经济实力回升,不再满足有财无权的状况。其政治上的“反共”本能与对西方政治体系的向往,逐步形成分别主义“一中一台”政治路线。随着岛内政权在两党之间的几次更替,现在“台独”势力已经在岛内做大,在充当反华工具的民族决裂途径上越走越远,将两岸关系推向越来越危险的田地。因而,台湾劳动党针对岛内当前历史阶段的社会政经形式有一个基本判断,就是“统独矛盾是当前台湾社会的主要抵触,劳资阶层矛盾是当前台湾社会的基本矛盾”。台湾劳动党始终保持一个中国原则,面对上世纪90年代的国际社会主义运动低潮和后来岛内政治社会生态的恶化,台湾劳动党处境十分艰难。然而对“统独矛盾”是重要矛盾的论断,随着情势发展至今,其客观性、迷信性,并不随着岛内政党一时之轮替而有所改变,甚至愈来愈深入影响岛内政局发展乃至民众日常生涯,这是日益清楚的。

  面对台湾社会金权政治下长期以来的调配不公和治理失能,台湾劳动党坚信“台独”就是害台湾,只有统一能力救台湾,也只有统一才干让台湾劳动听民彻底翻身。人间正道是沧桑。从台湾社会发展的需要,结合国家统一的历史任务,台湾劳动党认为台湾须面对三大时代课题:一是推动历史观变更,回归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清理批判内战史观、殖民史观及分离史观,导正台湾历史的群体认识;二是站在争取台湾广大劳动人民权利立场,推动调配正义的变革,依靠中华民族经济共同体,将所发明的和平(发展)红利为台湾社会改造供应有利条件;三是推动台湾青年世代祖国意识的集体觉醒,批评所谓“台湾民族主义”的论述,让台湾青年世代明确本身的国族认同,意识到民族振兴的时代精神,把个人发展融入到民族复兴的大道之中。我们活力可能在岛内充任黑暗中的灯塔,这也是对台湾社会最大的正义和最大的善,这就是台湾劳动党的自我期许。(完)

  台湾民间爱国统一力量历史久长,当初的台湾劳动党主席吴荣元先生作为这股力量的代表性人物之一,大学时代曾在岛内被捕入狱、甚至被判处去世刑。在当前两岸关系庞杂重大的局势下,吴荣元先生接受中新社“中国焦点背靠背”专访,和大家分享台湾人民的爱国统一运动历史、现状以及对未来的展望。

  不问可知,两岸间解除对抗增加交流是时下的急务,而民族的再整合、国家的再统一,是最终解除台湾当前政治困局和带动经济活力的主要道路。“一国两制”将是必经的阶段,只有在一个强大的祖国之内,台湾的勤快大众才能免于剥夺与压迫,我们也将积极思考“一国两制”下的台湾劳工地位问题,持续推动台湾社会的公平正义。基于上述态度,台湾劳动党、两岸和平发展论坛对于两岸ECFA协议、“服贸协议”等,都认为有利于台湾,也有利于两岸,都持支持态度。

  这群“老同学”是台湾光复后盾湾领土主权复归祖国的亲历者,也是国共内战的见证人,他们对于所处历史阶段的时期意识、政治背景、社会矛盾,当然比个别的大众更为敏锐。“老同窗”在解严后推进成立了台湾劳动党等多个统派组织。

  此外,当时台湾面对两大国际事件的冲击:一个是“保钓运动”在海外的掀起;另一个是1971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第2758号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结合国的正当权利,否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为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这两件大事像旋风一样刮进台湾。特别是岛内掀起“保钓运动”风潮。因为“保钓运动”大部分是在台湾的校园里面发展的,体现了台湾年轻人发自心田的民族主义爱国热情。就这样,从“批资”“反帝”,到进而认同或回归祖国大陆,成为我个人的思想倾向。之后我开始边思考边投入实践,进行学生间和校际间的串联,由于在大学时期与同学筹组“成功大学共产党”案而被捕,曾一度被台当局判正法刑,后改判为无期徒刑,再改判为有期徒刑,成为年青的政治犯,坐了15年牢。

  陈明忠是台湾劳动党的重要发起人之一。他在50年代和70年代两次遭国民党当局逮捕坐牢共21年,曾被判处逝世刑,后经多方营救才得以改判。2005年国民党请他去报告对于“二二八事件”的亲历记时,他为了两岸关系发展大局,不仅不谢绝,更在现场倡导时任国民党主席连战,面对“二二八事件”要检讨和解决悲剧发生的历史起源,必需推动结束两岸敌对状态,缔结两岸和平协定。陈明忠不计前嫌展现了一位革命者的大气风范,出狱后与前辈同志们发起成立包含台湾劳动党、中国统一联盟、夏潮联合会等统派组织,毕生都在为台湾人民的进步事业和祖国统一而坚持斗争。

  吴荣元:2016年民进党上台后,拒不否定“九二共识”,这是因为民进党有所谓的“台独党纲”,始终挑战、破坏一个中国的历史事实跟法理准则,使得两岸关联再次陷入僵局;加上中美间处于高度竞争态势,美国摆弄“台湾牌”,民进党当局更加露骨地进行配合,遂使得两岸情势更加严厉与复杂化。能够说,这是二战后新殖民地型的“拒统保台”“分辨建国”活动与部分本国权势相勾结的日渐深刻。

  陈映真是台湾劳动党的鼎力支持者和推动者,更是重要的发起人。他不仅是位著名作家,他在1968年至1975年间因政治案件被捕入狱,入狱前已创作了不少具备思想前瞻性的小说。他在狱中同样经历了深刻的政治锻炼,回到社会后除了进行小说创作,更有盘算性地写了大批存在批驳性的对于台湾历史、社会、时局政论的分析文章。1985年他主持创刊的文学与影像报告杂志《世间》,更是深刻影响了80年代解严前后的台湾社会运动,至今仍是两岸与东亚进步文化界的实践典范。陈映真堪称是台湾统运、统左派最重要的一支笔,70年代以来他与岛内“台独派”在思惟阵线上进行多次论战,每逢重要时刻都能见到他的文字,这些都收录在23卷《陈映真选集》之中。

  中新社北京9月1日电 题:他在台湾曾被判死刑,却仍高举统一大旗

  吴荣元:许多“老同学”都是值得我们敬佩和悼念的。我印象最深刻的有林书扬、陈明忠、陈映真等已经逝去的前辈同志,他们也都为台湾劳动党的创立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这些推动成立台湾劳动党的人,其自身成长经历也涵盖了台湾人民左翼运动的三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1920年代初至1931年,抗衡日本帝国主义殖民统治;第二个时期是1945年至1950年代,参与大陆新民主主义革命;第三个时期是1988年之后,在国度统一、左翼理念下推动两岸民族再整合,把统一运动作为台湾劳工解放运动的历史性环节。因此从思维脉络来看,台湾劳动党传承了1920年代以来台湾人民左翼运动的历史,并且将因台湾“50年代”白色可怕时期被迫中断近40年的台湾国民爱国统一运动历史接续起来,持续和施展了台湾人民反帝爱国主义的光荣传统。

  ——专访台湾劳动党主席吴荣元

  “黄河九曲,终必东流。”两岸关系只管曲折发展,但大陆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大政方针,并与时俱进提出“两岸一家亲”“融合发展”等对台政策,随着大陆的持续发展进步,终将会使岛内民心浮现积极性的转变,祖国统一的历史潮流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拦截不住的。

  陈老对实践问题也勤于思考,在解严时期冒着危险主意订购提高书籍,有值得看的文章,他都被迫地影印而后推荐给有学习意愿的“老同学”。他特别关心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建设的问题和人类的社会主义前途,著有《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道路》一书。他的口述传记《无悔》从报上连载到出书发表,广受好评,成为年轻人想要了解实在台湾史的参考书,该书在祖国大陆也有出版,欢迎有兴趣的友人阅读,来懂得台湾先进人士的成长阅历和心路进程。

  访谈实录摘编如下:

【编辑:卢岩】

  吴荣元:上世纪70年代初,当时的台湾青年学生所接受的思维教诲还领有较强的中华民族认同。较具批评意识的台湾青年人开始质疑国民党。国民党版的民族主义早已形式化、空洞化,反而是孙中山所言“民生主义就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阐述,成为我们当时质疑台湾当局的论述,同时也加深我们对面前事实和世界资本主义系统的对立感。稍具理想性的台湾青年学生,对于当时的美、欧、日学生运动风潮,以及美国学生的反越战运动、黑人平权运动等,造作地产生出一种奇特的认同感和连带感。

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台湾劳动党主席吴荣元。 中新社记者 田雨昊 摄 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台湾劳动党主席吴荣元。 中新社记者 田雨昊 摄 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台湾劳动党主席吴荣元。 中新社记者 田雨昊 摄 中新社“中国焦点背靠背”专访台湾劳动党主席吴荣元。 中新社记者 田雨昊 摄

  林书扬担当过台湾劳动党名誉主席,也可能说是终生的声誉主席。我在绿岛时听林书扬说过,“监狱是革命者深造的学校,要坚持准则,坚持斗志”,至今言犹在耳。林书扬是台湾爱国统一营垒的杰出领袖和实践家,提出和系统论述了统左运动纲领。他诞生台南麻豆林家望族,自小即从周遭亲友间耳闻有关台湾文化协会、台湾农民组合、台湾共产党的斗争事迹和人物。他在长达34年7个月的牢狱之灾后仍坚贞不屈,积极推动统左运动,出狱后勤于笔耕,撰写、翻译大量文章,波及两岸关系、台湾历史、马克思主义、国际情势等方面的问题,编有《林书扬文集》四卷。他组织编译了高达百余万字的《台湾社会运动史》即《台湾总督府警察沿革志第二编领台当前的治安状态(中卷)》,书中内容是日据时期爱国反帝的台湾人民左翼运动各条战线的详实记录。

  中新社记者:据媒体报道,目前岛内“台独”势力依然猖獗。您怎么看待“台独”势力在台湾的现状及将来走向?

  对于2008年之后两岸以“九二共识”所构筑的政治基础,开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局势,台湾劳动党是大力欢送和支持的。“两岸合则两利”是客观现实,近年台湾对大陆出超每年约千亿美元,两岸早已造成周密依存的经贸关系,更是须要有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大环境来保护。目前在台湾浅碟型经济中诚然有些不错的工业,但根本上是代工且市场在外,在高度竞争下有可能“朝不保夕”。通过两岸和平发展,台湾可与大陆的经济发展如“一带一路”提倡等合作对接,如斯不仅可以依附大陆宽大的市场腹地,还能通过大陆走向世界市场。与此同时,两岸间经济双向往来也会增进两岸交流,这个过程既会为劳工带来利益,也会为和平统一发现有利前提。

  中新社记者:除了追求中国统一外,台湾劳动党为争取民众福祉作了很多努力,还强调在台湾争取劳工权力,请吴主席先容台湾劳动党近30年来比较主要的社会运动成果。

  陈映真也是位革命的实际者,在台湾劳工的五一游行或反对美国侵略伊拉克战役、保钓等抗议运动现场都有他的身影。上述场合,他积极加入。主办团体邀请他讲话,他便会积极讲演,激励参加者;没有讲话机会时,他便与大家一起扛着会旗,甘为群体中的平凡一员,乐在其中。他对台湾劳动党事务相当支持和投入,除了鼓励青年人参加劳动党发起的活动外,更亲自为劳动党撰写各种主要的文件。我还记得劳动党第五次党员代表大会恰逢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邀请他做政治经济局面报告,台下代表不少是台湾基层工会干部,他特别搀和闽南语、客语补充说明,深刻浅出,让人留下难以忘却的印象。

  吴荣元:台湾劳动党成破于1989年3月,是主张中国同一与社会主义的台湾劳心劳力者的政党,是工人、农渔民的代言人,是广大受薪阶级利益的维护者。基于社会主义的理念与空想引导,以及对资本主义的意识,台湾劳动党以为,澳门六合开奖记录,在台湾新殖民主义时代,台湾劳动公民要寻求解放,争夺当家作主的权利,除了通过国家统一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也只有在一个富强的社会主义中国之内,台湾的勤恳大众才华免于剥夺与压迫。

  “台独”势力历经两次执政仍不敢碰触大陆所划的政治红线。“台独”势力明白,逆潮流而行必将付出代价。因此民进党当局着力强化“保险体制”来应答大陆促统的新情势,还建构所谓“台湾民族主义”意识状态等新世纪版本的“反共拒统”政策;对外则是更加“倚美(日)抗中”,作为其延命策略。然而此次疫情,民进党防疫失能所造成的各种对人民的侵害,让台湾民众深入认清民进党伪善的政客本质,对于民进党“反人民”“反民族”“反科学”的政客实质,从此更加警戒地检视“台独”势力和民进党的政策和执政手段。

  吴荣元:台湾劳动党主要是由三部分人发起成立:一是长期在狱中坚持斗争的台湾戒严时期的老政治犯们,我们称为“老同学”,以日据时期的抗日斗士周合源、许月里,戒严时期被关押最长久达34年7个月的林书扬,1947年亲自参与“二二八事件”的陈明忠等为代表;二是70年代台湾“党外运动”时期的知名杂志《夏潮》和80年代有名刊物《世间》所团结的一些进步知识分子,例如陈映真、苏庆黎、汪立峡等人;三是当时的一些工运首脑和社运首领,例如罗美文(现新竹县议员)、颜坤泉等人。

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台湾劳动党主席吴荣元。 中新社记者 田雨昊 摄 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专访台湾劳动党主席吴荣元。 中新社记者 田雨昊 摄

  依照当时台湾对“政治犯”的对待,解严时期的“叛乱者”定谳后都被送往被称为火烧岛的绿岛集中服刑。我在绿岛见到传闻中的“政治犯”,很多已服刑快20年,但他们并没有被“打倒”,仍然表现出淡定、平稳的精神状态和畸形、理性的生活态度。可以说,恰是在绿岛监狱,向老前辈们学习,我才逐渐从新建立起体系性的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理念认知,并用所学的常识继续进行斗争。也正是我的先辈“老同学”们对我言教言教的幻想信心,成为我出狱后连续坚持从事爱国统一运动的精力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