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title}

东西问 夏春:为何看好香港经济的未来?

发表时间:2021-09-11

  (东西问)夏春:为何看好香港经济的未来?

  中新社香港9月10日电 题:夏春:为何看好香港经济的未来?

  中新社记者 刘辰瑶 王嘉程

  近年来,美国等外部势力反复唱衰香港经济,并鼓动在港外商撤离;更有机构做空港、美资本市场的中概股。分析香港经济发展前景,提出稳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良方,管理发展预期和稳定投资信心成为当务之急。

  香港大学经济与金融学院兼职教授、香港工会联合会金融委员会顾问、诺亚控股首席经济学家夏春日前接受中新社“东西问”独家专访,深度分析香港经济状况,表示境内外投资者大可对香港持续繁荣继续保持信心。

资料图:7月15日傍晚,香港宝马山山顶可以饱览维港日落景色。李志华 摄

  中新社记者:您认为香港发展经济具备哪些优势?

  夏春:很多人认为香港成功的首要原因是像英美一样实行普通法系,但其实不然。实行普通法系的国家,经济金融未必能发展好;不采用普通法系,一样可以发展得很好。金融发展的“法系理论”很流行,但后来的研究者指出,这套理论忽视了历史因素。

  香港有地理环境的先发优势。当年英国占领时,主要基于香港是个冬天不结冰的良港,全球都很少见。当时香港很荒凉,但其港口深度、宽度等地理优势是世界少有的。

  人们或许很难想到,百年前的金融中心——埃及和古巴,当时都实行大陆法系。更早的金融中心如阿姆斯特丹、威尼斯以及香港之前的亚太金融中心东京,也都实行大陆法系。

  香港最重要的地理位置优势是背靠中国内地。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香港如同一个门,两边进出都要经过,担任着类似“加油站”或“双向收费站”的角色。

  另外,香港正好处于纽约及伦敦两大国际金融中心之间的时差位置,全球金融市场24小时运行,香港就能补上其他金融中心的时差,这是先天优势。

资料图:疫情中的香港尖沙咀K11 MUSEA商场。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 资料图:疫情中的香港尖沙咀K11 MUSEA商场。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

  中新社记者:什么原因让一些人对香港失去信心?

  夏春:今年6月,瑞士洛桑管理学院发布《2021年度世界竞争力报告》,香港排名第七位。不看好香港的人会说,2019年全球第二,2020年全球第五,到2021年全球第七,似乎其竞争力一直在下滑。但看好香港的人会留意到,在四个竞争力因素中,香港排在第一位和第二位的是政府效率和商业效率,且都很稳定。拖累排名的主要是经济表现,其中有2019年修例风波和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的影响。另外,在最近公布的全球经济复原指数中,香港排名第一。

  很多人都爱说“两个香港”“三元经济”的概念。“三元经济”指传统行业(建筑、旅游、零售等)、金融及房地产;“两个香港”则分出了受益于香港经济发展的人与未享受到发展红利的人,这两批人对香港未来的看法也不同。相对受益的人可能会更多看到好的一面;另一部分人可能也知道香港好的一面,但他们享受不到,所以对前途相对悲观。

  事实上,香港“三元经济”结构中隐藏着可观的发展能量,也有较大调整转型、提升发展的空间。

资料图:7月19日上午,香港多批市民到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外强烈谴责美国无理制裁、抹黑香港营商环境、粗暴干预香港事务、干涉中国内政。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资料图:7月19日上午,香港多批市民到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外强烈谴责美国无理制裁、抹黑香港营商环境、粗暴干预香港事务、干涉中国内政。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中新社记者:近年来,美国反复插手香港事务,特别是鼓动一些外商离开香港,这会否影响香港发展?

  夏春:很多人认为,美国宣布针对某个地方的政策,会产生很大影响,但究竟如何,还要看数据。

  香港去年受疫情影响,贸易的确有下滑。但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即使在2019年也拿到了全球IPO市场募资的冠军。2020年,香港在全球IPO市场的募资规模仅次于纳斯达克。此外,从2019年到2020年香港都是资金净流入;港元汇率在2020年一直处于强方,且由于资金持续流入,强方兑换保证自2019年4月到2020年共计触发了85次,香港金管局从市场买入500亿美元,更是自2010年以来金额最高的一年。香港银行存款总额在2019及2020年均告上升,2019年录得2.9%,按年增长后,2020年再升5.4%。

  香港证监会数据显示,香港管理的资产已近35万亿港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香港私人银行及私人财富管理业务资产总值较2019年上升25%至11.3万亿港元,净资产流入6560亿港元,占私人银行及私人财富管理业务按年增长额的29%。这些数字都超乎那些看空香港金融中心发展之人的想象。

  长远来看,香港与区域金融活动密切相关,不仅是中国内地,还涉及东盟乃至整个亚洲。目前亚洲GDP占全球比重超30%,与美国、欧洲三足鼎立,基本可以肯定未来会提升至40%甚至50%。而经济规模与金融发展密切相关。香港作为亚洲的国际金融中心,亦会水涨船高。

资料图:香港维多利亚港和湾仔会议展览中心。刘阳 摄 图片来源:CTPphoto

  中新社记者:是否会出现一种极端情况,即欧美的金融机构企业真的撤出香港?

  夏春:现在的确有少数外商撤出香港,但媒体往往聚焦这些离开的,很少报道新来的。一些离开的外商其实是去了深圳和上海,因为那边的市场更大。美国香港商会会长早泰娜(Tara Joseph)近期也公开表示,香港国安法并未对美资企业造成负面影响。

  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日前公布数据显示,全球首100家银行中有78家正在香港运营;全球首20家保险公司中有13家正在香港运营。

  去年5月开始,市场经常流传关于港人把资金调配到新加坡的消息。但按最新数据,新加坡非居民存款由去年5月底至今年5月底仅升约148亿港元,涨幅4.1%。而香港金管局公开数据显示,本港存款数字期内增加1万亿港元,涨幅达7.2%;单计地区代表性较强的港元存款,期内涨幅8.8%,约为6100亿港元。

  所以,有些公司会离开,但全部撤离的极端情况不会发生,其中一部分也可能会回来。

资料图:6月30日中午,安装工人正在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公署门口悬挂“贺建党百年 庆香港回归”的横幅。当天也是《香港国安法》颁布实施一周年的日子。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 资料图:6月30日中午,安装工人正在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公署门口悬挂“贺建党百年 庆香港回归”的横幅。当天也是《香港国安法》颁布实施一周年的日子。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

  中新社记者:香港国安法实施至今已一年有余,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是否因此发生变化?

  夏春:香港国安法对金融行业几乎没有影响,因为金融非常需要安定的环境。那些公开宣称要离开香港的机构,有一些是在港经营不顺,有一些是因为其投资策略不适应香港公司环境,还有一些是公司管理层内部有不同意见,但被媒体夸大了。

  数据显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在香港国安法之后更加稳固。一方面因为香港更加稳定,有利于资金需求者与资金供应者聚焦于投资本身,对未来预期更清晰更乐观。另一方面因为目前香港的利率条件好于国际市场,中国的经济增长和投资机会也好于其他主要经济体。

  尽管近期市场受到反垄断与严监管的影响,但类似政策风险在2015年和2018年也出现过,过去五六年绝大部分时间外资还在积极买入中国股债。

  过去看衰香港、看衰中国内地的声音就很多,说中国经济是一个巨大的“泡沫”或“高压锅”,随时会爆炸。这些声音如今被证实是错误的。

  当然,香港的发力空间也非常大。香港的优势,首先是其IPO募资能力,第二是香港股债市场、证券业务、资管业务、保险业务规模都很大。另外,香港金融还有很多发展新空间,例如绿色债券、人民币融资与交易、“一带一路”投融资平台、有限合伙基金、财富管理业务等,香港特区政府最近也在连续出台推动政策。这些都为香港金融繁荣带来空间。

  此外,未来三到五年内,香港一些重要基建项目如启德发展区,西九龙文化区,连接新界、九龙和港岛的地铁、公路、桥梁、隧道都将陆续完工。基建完善将使港人工作和生活更加便利,优势进一步放大,不断吸引高端人才流入,进而为香港未来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强力支撑。

  未来只要勇于改革,把握好前进方向,加快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确立发展为先、民生为本、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等新理念,香港未来20年的GDP年增长速度仍有望达到3%至4%。(完)

  专家简介:

  夏春,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经济学博士,香港大学经济与金融学院兼职教授,香港工会联合会金融委员会顾问,主要研究宏观经济、资产管理、投资策略、对冲基金等,现为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中国最大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诺亚控股首席经济学家。在港生活、教学及做经济研究超过13年,当前就职机构在美上市且在中国拥有庞大分支,因此深谙美国与中国内地、香港经济发展的关联,因其所作《我为什么看好香港的发展前景》一文爆红网络,在境内外资本圈引起较大反响。


【编辑:苑菁菁】